麻辣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苏厨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天文讨论
    第四百七十八章天文讨论

    陈昭明说道:“关于老师九州龟背说的设想,太常寺还在研究,但是有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油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陈昭明说道:“这个子午线,就是经线,就南北而言,古人有结论,叫‘日影一寸,地差千里’。”

    “此说历代历法大家均持疑,其后唐代僧一行,利用黄道游仪,水运浑天仪测量诸州,北极高差一度,南北距离差三百五十里八十步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经纬仪,有了窥天镜,有了眉山更精细的度量,我统计了天师道观测的数据,发现这个一度高差,就是子午线上一度的长度,合计当为一百一十三千米。”

    苏油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还有纬线,通过数据统计,我们假设龟背说成立的话,那纬线就可以看成圆的一部分,那么越往北,这个圆的直径越小!”

    “以天应地,最长的纬线,就是地赤道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观测了数年,结合前人典籍,发现天地赤道与黄道之间存在夹角,这个夹角,用眉山度量,为二十三度二十分。”

    说完陈昭明一指两个老外:“还有他们,他们来自大食。大食之西,尚有大秦,其地不远万里,听闻其西,尚有国度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们这边,吐蕃,西夏,本朝疆域,辽东,朝鲜……根据经度纬度度数和距离的推算,那我们脚下的大地,可能,或者,竟是,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竟是一个球面的一部分!赤道周长,达八万里,圆心到大地东西两端夹角,超过一百二十度!”

    苏油都傻了:“说……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陈昭明很苦恼:“如果是这样,为何海边的人,却觉得自己是直立的?或者,大地就如磁石球,万物如同铁沙?铁沙的受重方向,都指向球心?终觉得匪夷所思,但是实际测量推算就是这样的呀,就是这样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妹赶紧偷偷拉了拉陈昭明的衣角。

    苏颂也解释:“我这弟子就是这样,一旦陷入思考,也不管场合。但是品质是好的,没有刁难明润之意。”

    苏油一个激灵:“妹夫是吧?石家在郑州有一处苹果园,你没事多去苹果树下躺躺,苹果砸脑袋上,或者就清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妹怒了:“哥哥!景润虽然痴迷天文,可他是太聪明,不是傻!你为何要嘲弄他?”

    说完一扯陈昭明的袖子:“不理他了,我们走!”

    苏油赶紧跳起来拉住陈昭明:“哈哈哈哈,果然奇思妙想!大胆假设,小心推论,一步步证实就是了。不管对错,都是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小七哥,摆酒设宴,款待奇才!”

    主菜就是腊肉炖风萝卜,苏家人特立独行,大家坐了一个大圆桌,石薇小妹也不避讳。

    话题既然是天文引发,大家就按照自己的知识体系自由讨论。

    智慧宫的知识让苏颂和陈昭明感到有些吃惊,通过日影计算黄道周长的办法,在两人眼里平平无奇,不过夷人也知道,那就算出类拔萃的夷人了。

    星座的划分也与中土不同,但是也有自己的体系,称为占星术,《天文学大成》和后续天文学家们记录的星座,不比中国《步天歌》里的少。

    苏颂对此非常感兴趣,准备什么时候拉着俩老外去司天监看看浑天仪,看看有何补充。

    接着又聊到数学,球体的体积东西方思路差不多,不过解法不一样,一个是化球为圆柱减圆锥,一个是化球为方柱减方锥。

    但是在苏油看来,西边的那套解法还更加简洁明了。

    几大文明都在北纬三十七度附近,天象都差不多,大家取长补短,聊得颇为兴起。

    虽然苏颂和陈昭明都对智慧宫的学识大加赞赏,但是库罗和艾尔普却面色苍白,面前几位听说都不是专业搞学术的,正职都是大宋政府里边官员,一个是皇帝秘书,一个是地方总督,一个是……皇家图书管理员。

    听说,大宋出仕是不考这些的,他们的考的是文学,这些只是换脑子放松时,玩玩的东西而已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学识都在智慧宫馆主之上!

    难怪真主的使者说过,智慧虽远在中国,亦要求之!

    吃过饭,让老外先去休息,苏油和苏颂几人喝茶叙话。

    苏颂这才想起来正事:“每次来一聊学术就忘记正事,明润回京后的去向,有没有安排意向?”

    苏油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明日去流内铨报道,然后去政事堂拜访张赵二位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苏颂说道:“张学士丁父忧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油一直在船上和王安石聊天,还真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听闻是和王安石同行,苏颂皱眉:“明润,王介甫此番回京,朝廷可能要大用,不过你与他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苏油说道:“非是我与他同行,而是他候我三日。王公学识品行,我是佩服的。虽然与老堂哥一直抵牾,不过我对他没什么偏见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分手的时候我跟他说了,今后在朝堂之上,效法庆历四君子,为国相争,不及私谊。至于别人怎么看,我管得了那么多?”

    苏颂松了一口气:“不是附从就好,司马君实这番是白弹劾了,张公丁忧,他也失去了谏议之位,对了,《资治通鉴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苏油撒谎:“没看过,修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苏颂说道:“文章是好的,修到战国苏秦张仪了,这名字还是官家给的,很看重啊。”

    苏油呵呵冷笑:“官家给的名字就了不起?过几日我让官家给起四个!”

    宋朝办事效率很糟糕,苏油次日去几处地方报道,又拜访了各位大佬之后,便去了郑州。

    两百囤安军没撤,苏炽火带着继续驻扎在校场。

    几口大木箱子,在夜色的掩护下,悄悄用船运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苏油开始做准备工作,数日之后,一支小队伍悄悄开到,领队的,是王中正和李宪。

    马车里下来一个穿着紫袍的青年,意气风发:“明润,想死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苏油上前见礼:“下官苏油,参见节度使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高国舅,如今已经因渭州大捷供应军需的大功,官封秦州节度使。

    青年挽起他的胳膊:“越来越见外。”

    说完低声道:“官家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油在王中正队伍里探看:“哪里?”

    高国舅拉住他:“别管,你就将神器演练给我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油摇头:“看了你别哭。”

    说完摇动红旗。

    苏炽火指挥一支小队在远处操作,种谊在通过经纬仪观测参数,读值,让小组进行调整。

    然后亲自复核,叫众人躲入掩体后边,拉动拉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