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辣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我不是灵宠 > 正文 第260章 过于貌美
    尹若雨卯时未到便已来到山巅。

    石门内一直未曾有动静,她也一直未曾发声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清明老祖在里面,她也知道,这山顶上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除非他假装不知。

    如此站了近一个时辰,石门内才传出一声慵懒的哈欠声,随即带着被人扰了清梦般的不满传来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没个眼力见儿,天还未亮便杵在这儿扰人清修!”

    她听到声音连忙俯首跪地道:“老祖,小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老祖慢悠悠地打断她:“原来是你呀!今儿怎么想起老祖我来了?”

    他如此说,就好似前不久刚见过般。

    “老祖,小女子无能,五年来踏遍玛法大陆,也未能寻到蓝灵仙草,助您老完成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哎!这便过了五年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尹若雨有些愕然,这清明老祖果然是高人,关注的重点似乎总和正常人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随即想想,又似乎想通了。

    想他如此活了千年的人,整日在这不见天日的山洞中,不知洞外时日也并无可能。或许时间对他来说,真的只是个数字而已。

    紧接着,才听到老祖透着几分失望,喃喃道:“想我那之后曾寻了仙草五百年,也未能寻到,你这才寻了五年,若真能被你寻到了,那算是天大的奇迹!”

    遂又道:“算了,若有机会还是我自己去寻吧!”

    清明老祖如此一番话,倒让尹若雨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若照正常人来说,蓝灵仙草如此的惊世大秘密,定是藏着掖着不让除自己外的其他人知晓,而他非但将仙草的秘密告知于她,还放心地让自己帮他去寻找。

    他便没想过,她定会对那蓝灵仙草起贪念吗?

    能使世人继承神一般的能力,这玛法大陆有何人能抵挡如此的诱惑?

    莫非蓝灵仙草只是子虚乌有,清明老祖只是试探或糊弄她?

    可她仔细想想,随即便在心中否定了这个判断。

    首先从老祖的话里话外,她有直觉他所说的都是真话。

    再者,他给她的那本古籍一看便是经历了过久的年月,但他却保存得非常仔细,可见那古籍正如他所说,被他珍藏了千年。

    谁会去珍藏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的记载呢?且古籍前半部分的天火之怒功法确实是真的,并有着巨大威力。

    要么,便是这清明老祖缺少城府,有点傻?

    “老祖法力高深莫测,早已是天下无敌。不知您还要寻那蓝灵仙草做何用?”

    她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仙草,自然不是为了提升法力获得灵力啦。”

    老祖果然无所顾虑地说道:“那仙草除了能使人获得灵力外,还有重要功效,你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起死人肉白骨?”她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……”老祖突然有些激动地大叫起来:“我不想再论此话题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又道:“既是已过五年,那功法你该早熟记于心,你快将我的宝贝典籍还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既换话题谈到古籍,他不是该第一时间问她是否已学会天火之怒吗?

    所幸最终离开银杏山庄前,她已偷偷回过听雨苑将古籍从暗格拿出,今日也是带在身边准备以此为题,与老祖套近乎的。

    她从袖袋中拿出古籍,五年来,古籍中的内容她早已能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“老祖可否打开石门,以便小女子亲手将功法还予您?”

    她站起身,拿着古籍走近石门。

    石门内是何种景象,清明老祖何种样貌,她确实无比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将功法放于石门外吧!我不能打开石门让你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听她走近石门,老祖的声音竟是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她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过于貌美。”老祖认真地说:“美得成了祸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祖,你确定你这个活了千年的老头还“貌美”?你确定你在“貌美”方面比我这个“玛法大陆第一美女”还更有自信?

    直到此刻,尹若雨基本判断出,这个一直被玛法大陆视为传说与信仰的清明老祖,要不就是老糊涂了,要么便是有些……傻。

    这个判断让她心中对接下来的事态发展,更有一种可全权掌控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“如此小女子便将功法放于石门外了!”

    她轻轻放下古籍,再转身离开,却于转身刹那,不无幽怨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欸!你叹何气呀!”老祖果然好奇地问出声,继而又道:

    “咦!你果然变强了,哈哈!竟然达到百年以上法力值了?若我记得没错,百年前我下山那趟,玛法大陆修炼者平均法力值,左右也不过超过三、四十吧?你有百年以上法力,再有天火的法术,哈哈……这几年来,你该是在玛法大陆横着走的吧?”

    老祖越说越兴奋,竟似一个顽童般又笑又叫,石门外的尹若雨甚至还听到他拍了几下手掌。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

    尹若雨终于未语泪先流,啪嗒一声再次跪于石门外,一个劲地对着石门磕着头:“看在小女子是老祖后人的份上,还请老祖替小女子作主!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石门后清明老祖的声音果然有着意外与愤懑,尹若雨俯于地上,只待他问出她心中预期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老祖愤懑地“你”了半天后,才道:“你……你可别乱说!我哪来的什么后人?千年来我一向洁身自好,守身如玉……我、我都未曾娶过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祖,为何与你聊天这般累人?小女子永远想不出你下一句会是怎样的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老祖,你这究竟是何套路呀?

    “当年我本就是一时兴起建了清明观,更何况我得忙着寻蓝灵仙草呢,哪会有闲情去管那些琐碎的事?因此、因此我便随意在城中劫了一个路人带回清明观,宣布他便是新的接任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伏于地上的尹若雨再次惊呆了,原来她尹家祖祖辈辈并非清明老祖的后人?原来她的祖先只是清明老祖随意捡回去的路人?

    老祖话中的信息最太大,她迅速地消化着。

    很快她再次磕头道:“既然老祖与小女子并非血亲关系,还请老祖能收小女子为徒!”